編譯/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編輯室 京都議定書未對發展中國家制定溫室氣體排放減量義務,因為大部分問題是已開發國家造成的,他們自然必須率先負起義務。論及此議題時,必須要區別「人均排放量」與「國家總排放量」兩個不同的觀念。 從「人均排放量」來看,即使近30年來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隨著人口成長同步上升,實際上每人平均排放量的走勢相對則相當持平;但在這數據的表象背後,則隱含著各個國家的「國家總排放量」存在著極大差距的不公平現象──美國人的人均排放量是莫西哥人的5倍,更是印度的19倍之多,但從另一方面來看,幾個國家總體排放量排名最前端的國家,只佔了全球人口的20%,但是石化燃料廢氣排放量,卻佔了全球的63%(1995年)。 從「國家總排放量」來看,這反映了一個國家內所有居民使用石化燃料的數量,在這個層面來說,中國似乎已成為氣候變遷的主要原因──即使其「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只有美國人的七分之一。所以當已發展國家開始處理自己內部的溫室氣體排放問題時,發展中國家亦不能置身事外,否則兩者間的鴻溝將持續存在。 而且,儘管發展中國家和已發展國家的人均排放量存在著巨大差距,這差距目前也在逐漸縮小中;所有的氣候變遷因應對策都應該考量到人口增減與國際間人口流動問題,讓兩個陣營內的人均排放量都能夠減少。因此,京都議定書可說是重要的第一步。 國際間針對人口成長的因應已發展出長久的合作關係,不過在許多國家中的生育率仍居高不下。近25年來的研究顯示,若能普遍實施自願性的家庭計畫、保障女性受教權、提升婦女經濟地位,確實能讓生育率降低。確實,如果不謹慎面對人口成長問題,任何因應氣候變遷的成遠策略都不可能成功。 最後,發展中國家必須要通盤研究上述問題,並以此為基礎承擔排放限制的協商承諾,才有可能實現有效的氣候保護措施。 當前,全球科學家都已認同人類本身與人類活動確實影響者大氣與氣候。如果兩者關係如此緊密,各國政府就有必要整合氣候政策與人口政策,一方面採取適當措施降低兩陣營間人均排放量的差距,一方面採取前述措施抑制人口成長。 這些行動必須馬上就進行,搭配新的綠色科技促使能源生產與消耗模式轉型,那麼,人類遠離氣候變遷與人口爆炸威脅的那一天,才能早日到來。 資料來源:世界地球日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