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載自聯合新聞網;採訪報導:王茂臻、盧沛樺、王光慈、蕭白雪、江睿智

隨著氣候變遷,以及地球資源日漸枯竭,節電是世界趨勢,也是擁核者與反核者,最大的共識。不論你選擇用什麼能源,隨手、隨時節電是做為地球公民應盡責任,也是留給下一代最美好的資產。

日本福島核災後,零核電之下,向來注重體面的日本人,為了節電,脫下了西裝。日本交通工具、公共場所或公家辦公廳內到處可見「節電中」的貼紙,在京都經營食品公司的早田一郎說,「過去的東京太明亮了」,福島核災後讓日本人更重視節電。

福島核災後 日本瘋節電

京都府辦公廳內的走道昏暗,第一次來洽公的民眾可能會誤認這是一座沒有運作的辦公室。京都府能源政策課課長平井裕子說,福島核災後,京都要求企業要加強節能,京都府自身也要帶頭節電,除了走廊的燈只開一半外,大樓電梯也會輪流停用。

東京市民小林二郎說,福島核災後,他將家中全部的電燈都更換成LED燈,家電也選用能源消耗最好的機種。小林二郎的家室內大約30坪,去年11月的家中電費僅台幣1000元出頭,相較於日本電價比台灣高,凸顯小林二郎的節電成果。

日本環境能源政策研究所所長飯田哲也指出,日本應該大膽、果斷的停止核電,「不要再等」。他表示,日本若同時大力推動節能與發展再生能源,「百分之百可以取代核電」。

放眼世界,再也找不到一個國家像德國如此理性、紀律地過著節電生活。德國反核意識高漲,但對德國人來說,反核不是口號,更不是一場歡樂的政治嘉年華,很多德國人民身體力行節能減碳,並一步一腳印落實在日常生活。

德國人節電 落實生活裡

冬天的柏林,下午三點鐘天色已經昏暗,走進位在威丁(Wedding)區、老舊公寓的霍爾徹家,迎接我們的不是燈火通明的客廳,而是只在角落工作桌開了一盞小燈,透露出主人的節電習慣。霍爾徹家一家三口,住在八十六平方米公寓裡,全部採用綠電,一個月電費76歐元(約台幣3200元)。

男主人堤爾曼(Tilmann Holzer)說,「我們用電非常少,都是買A+(節能效率最高)節能家電,我們不用洗碗機、烘衣機,因為太耗電,不是必要家電」;這家人也不買車,而是採用car-sharing(類似Youbike模式的租車,可在定點取車)。

太太多琳娜(Dorina Kunzweiler-Holzer)自小就是反核運動者,她並教導3歲的艾利亞反核與節能的觀念,也鼓吹親友改選用綠電。她說,「現在使用綠電是趨勢」。

場景再轉到位在巴登符騰堡邦烏爾姆附近的馬塞海姆鎮(Maselheim),居民不到五千人,在綠黨鎮長布朗(Elmar Braun)長期執政下,成為對能源斤斤計較的「節能小鎮」。

自一九九二年開始,布朗整建幼兒園、車站、小學,將牆面加上隔熱建材、加厚隔熱玻璃,使熱能不外耗;1998年興建鎮公所,所有設計都以節能為最大考量,例如蓋在斜坡上,自然通風,窗戶大又亮,減少平時用燈;冬天到傍晚分,窗帘會自動放下,以減少屋內熱能外洩。早在再生能源法實施之前,鎮公所屋頂已加裝了太陽能板,供建築內設備用電。

布朗並已將三分之一路燈更換節能燈泡,近期將陸續更新三分之一,布朗更打算在夜間關掉一部分路燈,減少用電。問他不擔心居民夜間外出安全?他回答:「很少有事情急到必須半夜外出」。

小鎮不使用塑膠袋,不用保特瓶,不用油性彩色筆,而全面改用玻璃瓶,用回收紙、用彩色鉛筆,用有開關的延長線,並做垃圾分類;「都是一些小措施,但兜在一起,效果就很大,」布朗說。

法國雖擁核 節電處處見

鄰國核電大國--法國,也有節電觀念。來自台灣的蘇玲儀受不了室內昏黃的燈光,感覺像沒開燈,常因此跟老公胡家衛(Gabriel Vukovic)起口角。「我告訴她,兒子寫字時可以用大燈,但在旁邊玩時,就能用小燈,因為大燈比較耗電。」胡家衛說。

走進西德瑞(Cèdric Chevl)的家,隱約傳來煤油味,西德瑞解釋,因為家裡暖氣是用傳統重油鍋爐,「比用電暖爐便宜。」為了節省電費,西德瑞打算換節能冰箱,家裡也安裝Tempo調節器,依其上顯示的燈號,在電價便宜的時段使用家電。

Tempo是法國電力公司提供的時間電價之一。不僅依季節區分電價,一天當中再分尖、離峰時段,價差最高可達七倍。法國電力即使高達3/4來自核電,電價也較歐盟平均值便宜,民眾仍落實節電,時間電價是最重要的工具之一。

在法國還能看到一個特殊景觀。房仲門市落地窗上貼著數十件的待售物件,每張傳單上都有住宅耗能指標,類似台灣節能家電的標示。「法國很早就有房子耗能分級,不管是租屋或買賣,都要先經過專家認證,並在交易時出示證書,供買方參考。」房仲業者武科維克(Ivan Vukovic)說。

省電即省錢 英人有觀念

為了減碳而啟用核電的英國,亦已注意到省電的重要性。幾乎所有住家裡的插座都有省電裝置,如用電壺燒完水,即使電線插頭沒拔下來,可直接關閉插座上的電源。公共場所四處可見提醒民眾省電、減碳小標章。

英國電力公司在電價上,提供尖峰與離峰時段不同電費,不少精打細算的家庭主婦,使用洗衣機、洗碗機等用電量大的電器時,一定挑電費較便宜的離峰時段。

冬天的暖氣是生活必需品,室內長期開著暖氣雖可讓人享有舒適的環境,但收到電費帳單時則會嚇死人;許多家庭都會選擇在白天多穿點衣服,即使需要開暖氣,溫度也不會調太高,因為每增加一度、電費可能也隨之增加。

越來越多家庭願意花較高的費用、選用節能電器,從電冰箱、暖氣到燈泡;電力公司對省電有成的家庭也有鼓勵措施,有電力公司免費贈送小型無線網路電錶,讓消費者對家裡用電量隨時都可一目瞭然;用電量若能控制或降低,電價還有折扣。

美國用電兇 節能剛起步

相較歐洲國家,美國則是人均用電、二氧化碳排放量明顯較高的國家,顯示美國節能方面有待努力。去年六月,美國總統歐巴馬在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發表能源政策演說,呼籲設立節能標準。聯邦政府所屬大樓要以身作則,實施各種節電措施。

美國能源效率經濟協會(ACEEE)去年6月一分報告指出,美國在冷凍、空調、照明主要用電以外的雜項電力需求,如電視、電梯、製冰機的用電量,有40%到50%的耗能可利用現代科技節省下來,而這相當於阿根廷全國一整年的用電量。

為了節電,美國聯邦和州政府提供各種獎勵措施,扶持節電企業,並提供節稅措施。美國有些電力公司則是透過電表設計,讓用電戶可以設定每月用電額度,超過上限時,電力公司就會透過簡訊或電郵通知用電戶。有些電力公司還會設立「節電日」,在這天的某個時段如果用電量低於電力公司設定的標準,那少用的電數就會折現回饋給用電戶當作獎勵。

台灣要非核 全民先節電

繞世界一圈,回頭看台灣。台灣節電的意識與努力,已然落後一大截。台灣沒有天然資源,數十年來能享受廉價、供應無虞的電力,除了少數幾次因電網遭受外來損害而發生大停電,例如1999年夏天發生729及921大停電,但也很快就復電;台灣人因為不必努力節電,人均用電量竟比德國人多出50%、約3千多度電。

綠盟主張,核四發電量僅占總發電量6%,只要全民和產業一起節電,就不需要核四。然而,台灣電價低廉,甚至低於發電成本,大大降低了企業、商家和家庭進行節能投資的意願,反核團體「以節能替代核四」的美夢,彷彿如狗吠火車,緣木求魚。

至於企業節能,經濟部政務次長杜紫軍表示,過去幾年工業節電做得非常多,「容易節的,都已經節了(亦即節能投資回收期短的)」;接下來都是困難的節電,這涉及產業轉型,這需要時間;他認為,一直以來住商部門節能得很少,有很大節電空間。

看看身邊,餐廳、商家及許多公共場所,任憑冷氣外洩;有多少人會隨手關燈?有多少企業和家庭,願意投資在節電設計上,或是更換節能家電?相較於德、日、法、英,台灣人節電意識薄如紙。

追求非核家園,台灣人民的第一堂課,就從日常生活中力行節能開始。


本文載自聯合新聞網—明天的電核去核從